革命红色 不再 “红色景点?

革命红色 不再 “红色景点?

革命红色 不再 “红色景点?

4红色尹 不再 “红色景点?
“红色旅游景点”不只是中国的专利,在中东欧国

家也有不少。它们大多与原来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有关
如故居、别墅、基地,等等。不过,经过 20 多年前的那场
社会剧变,这些领导人纷纷从神坛走下来,落到了民间其
至下了地狱。与他们相关的景点虽然依旧存在,但本质上
说已经不再是“红色”的了。和褪色的它们成了社会变迁的
旁证,展示着人间的冷暖和岁月的无情。

作为民俗博物馆的铁托故居

原来的社会主义国家南斯拉夫联邦在剧变中四分五裂,
与铁托有关的“红色景点”如今已属于不同的国家,故居
在克罗地亚,去世之处在斯洛文尼亚,而墓地却在塞尔维
亚。一年前我参观了位于贝尔格菜德的铁托莫,如今我又
在克罗地亚访问了铁托的故居。

在距克罗地亚首都萨格勒布西北大约 70 公里的扎苞尔

耶区,有一个叫库姆罗韦英的小山村。1892 年 5 月,铁托
就出生在这里的一个农户家中。铁托在离这里不远的斯洛
文尼亚的外公家度过了童年的大部分时光,直到上小学时
才回到库姆罗书蒋。库姆罗书英很小,现在即便把各种用
途的农舍都算上也不超过 50 座。村口立着一块标牌,上面
写着“克罗地亚扎苞尔耶“民俗”博物馆库姆罗韦英”。铁
托故居正对着村口,由一座红瓦白墙的房屋、一座两层的
木屋和一尊铁托的雕像组成。面朝大街的正房就是铁托出
生的房子,院门口的小标牌上写着“约瑟普?布罗效?铁托
的出生地”。现在这座房屋分为三部分,进门左手是铁托的
生平事迹展览,展出了铁托在不同时期的照片和少数实物。
中间是厨房,门框上有一块记有“1860”的木牌,说明此
房建造的年代,里面的格局、灶具等都显示着那个时代普
通农家的生活方式。右手的几个房间是起居室,摆设着森
制的桌椅板受和床,上面铺着白色的装饰布帘,色彩对比
明快,古朴而简洁。在一个房间的角落里,摆放着用花转
起的基督受难的十字架,它表明房屋的主人是天主教徒。

约三米高的铁托塑像意立在院子里,背手忠步深思的身影
大概最能表现铁托的特点,同样的雕像在贝尔格菜德的铁
托募园里也有一尊。雕像的后面是一座二层的木结构房屋,
用于储藏粮食和农具等。如果没有表明铁托身份的那些昭
片、资料和雕像等,这里就是一处普通的农家小院。

离铁托故居不远的地方,有两个卖纪念品的小商店,
很多商品都与铁托有关,如印着铁托头像的T恤、杯子、
日历、画像、明信片和圆珠笔等。据我的观察,人们来此
参观主要是奔着铁托的,但看不出他们对这位共产党领袖
有棠拜之情,一切都是那么随意。这与人们在俄罗斯参观
与列宁有关的景点非常相像。从社会发展角度看,这是否
也是一种进步呢!

建筑造型独特的中央党校

在库姆罗韦英附近还有另一个“红色景点”一一原南
共联盟中央党校。在社会主义国家中,共产党是唯一的执
政党,党和国实际上是不分的。为了培养党的领导干部,
各国共产党都仿效俄国布尔什维克设立了不同级别的党校。
其中,中央党校的规格最高,用于培养或培训中高级领导
干部。能到中央党校学习,既是一种荣誉,更是得到进一
步提升的征兆和条件。中央党校的选址也很讲究,通常要
跟着党中央,或在首都,或在革命圣地。库姆罗韦英的中
天党校属于后者。

库姆罗韦英中央党校位于村庄几公里之外的一座小山

乎又与前南斯拉夫是一个由六个共和国组成的联邦制国家、
在苏东社会主义阵营独树一帜地搞自治和不结盟的特征相
哇应,带有明显的多样性和不拘一格的特点。

克罗地亚最大的露天博物馆

说库姆罗韦蒋是“红色”不再,还在于铁托的故居被
民俗的外衣所包庄。在这个被称为克罗地亚最大的露天博
物馆中,铁托故居不过是若干景点之一,而南共联盟中央
党校并不包括在内。

库姆罗韦英是克罗地亚人世代生息的普通小山村,若
不是铁托,可能将永远无名。但是,当铁托成了党和国家
的领宰时,库姆罗书英也变身为“红色”的圣地。因此,
铁托在世时人们来到此处绝不是旅游,而是朝拜。当南共
联盟失去执政地位后,铁托也走下了和神坛回归了民间。当
统一的南联邦解体后,新诞生的国家一定要宣传自己的民
族特点和悠久历史,“红色”圣地便轻松而自然地转型为民
俗村。从南斯拉夫的圣地到克罗地亚的民俗村,库姆罗韦
英非常鲜活地展示了巴尔干地区 20 年来并不轻松的社会历
程。

于是,在库姆罗韦英,每一尽房子都是一个景点,铁
托故居不过是其中之一。这里有许多过去的学校和工作场
所,如小学校、铁区铺、大车店和各种各样的小作坊。几
名当地的老者展示着各种技能,编织或打造小的工艺品并
向游人铭售。这里用实物或蜡人展示着当地人的生活场情,
如传统的婚礼,新婚夫妇的房屋,姜饼和蜡烛市场,普通
家庭的室内陈设。这里还有传统的农具和早期的简单机械,
如各种家具、四轮马车、马雪撮、马拉的消防车等。尽管
库姆罗韦英民俗博物馆以原有的村庄为基础,但是人工雕
琢的痕迹依然明显。比如,房屋的排列和功能布局,显然
都是为了便于游人参观而精心设计的,因此过于规整和齐
全。说句实在话,所有这些与我在罗马尼亚、乌克兰等地,
甚至在中国的某些地方,参观过的景点没有太大的区别。

尽管如此,对现在的克罗地亚来说,库姆罗韦英这个
民俗村还是非常有意义的。从社会发展角度看,它展示的
是克罗地亚传统的民族传统和民俗风情,强化的是克罗地
亚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根基。克罗地亚人曾是南部斯拉夫
各民族中的一支,9 世纪至 10 世纪曾建立过一个王国,但
没能存在下来,11 世纪起先被并入钨牙利,后长期处在哈
布斯堡王朝和奥多帝国的统治之下。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
后出现的南斯拉夫王国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出现的南联邦
中,它都与其他南斯拉夫民族合在一起维系着共同的国家。

 

分享到 :
红色纪念地观后感
2021-04-07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