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结束后苏联为何非要弄死容克贵族?如果不这样就无法征服德国

二战结束后苏联为何非要弄死容克贵族?如果不这样就无法征服德国

  说到“军国主义”,我们很多人估计第一反应就是20世纪上半页恶贯满盈的日本了。然而在历史上还有这另外一个我们非常熟悉且典型的军国主义却受到了完全不一样的“待遇”,这个国家不仅没有因为“军国主义”而受到人们的唾骂,反之当今还受到了很多人的追捧,这个国家便是德国。说到德国的发展与成长,那就不得不从德意志的统一开始说起了。德意志的统一事实上是一场自上而下的改革,这漫长的改革是以王朝战争而收尾的。

二战结束后苏联为何非要弄死容克贵族?如果不这样就无法征服德国

  我们在之前的文章中曾简单地讲述了一下普鲁士文化一大重要发源地柯尼斯堡,也就是如今的加里宁格勒是如何被德国“抛弃”落入俄国人之手的。在英法等国称霸欧洲的年代里,德国想要异军突起,着实费了一番功夫。后来,德意志帝国建立时,德国人耀武扬威般地在法国凡尔赛宫里举办了加冕仪式,不过,相比这些格式化的东西,一个国家想要真正强大,政权稳固、国家统一和富有是必然要素。

  普鲁士王国在逐渐发展壮大的过程中遭遇了一个强劲的对手,那便是奥地利。不过相比奥地利,前者的机会显然更多一些:普鲁士更具资源和经济优势,与其说是“铁与血”成就了普鲁士和后来的德国,我们还不如说是富饶的煤和钢给了“铁与血”底气,撑起了那个为人称道的强悍国家。在硬件方面,普鲁士人占据了“天时地利”,而流淌在这个民族骨子里的全民尚武文化更是帮了大忙。

二战结束后苏联为何非要弄死容克贵族?如果不这样就无法征服德国

  首先,大概有许多朋友都发现了一点:两次世界大战中,德军之中绝大多数有名有号的将领名字中都带着“冯(Von)”这个字眼。人们通常将其视为贵族身份的象征,不过严格地讲,把它当成“来源地”这样一个概念则更加准确一些。作为普鲁士人的先辈,日耳曼族靠武力征服了伟大的罗马帝国。他们顺理成章地接过了地盘,在欧洲中部落了脚。后来,很多在莱茵河畔居住的军事贵族开始向波兰、立陶宛等邻邦讨要土地作为自己的领地,在这个过中,“冯”打破了地理概念的制约,成了德国军国文化的一大象征。

  另外,说起德国军人,“容克贵族”这个词我们是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最初,这个词大概并不是个完完全全的“好词”,它曾代指过地主之子,又曾笼统地代表那些没有骑士称号的贵族子弟。直到16世纪以后,军事贵族逐渐接管国家大权后,容克贵族这个概念才真正定型并被推向历史的前台。有这样一种有趣的比喻:别的国家是拥有军队的国家,而德国是“一支拥有国家的军队”。在军国主义最为巅峰的年代里,每28个成年德国人中(包括女性)就有一名军人;相比同时期其他军事强国,法国是70人,英国是80余人,而总是被称为“战斗民族”的俄国这一数字是130。

二战结束后苏联为何非要弄死容克贵族?如果不这样就无法征服德国

  一手为强大王国诞生荡平道路的腓特烈大帝对军国主义的追捧狂热得有些令人发指:据记载,这位国王几乎从来不穿便装,一年到头都穿军服。他有许多身特制的军装,翻来覆去地换着穿。另外,除非有重要的来宾,他睡觉都要睡在波茨坦王宫前草坪上的帐篷里,无论严寒还是盛夏,他只盖一条薄军毯。据说,腓特烈二世为了时刻保持挺拔的军姿,他要枕着一块硬木睡觉。对军国主义追捧到这份儿上,这位国王真算得上是空前绝后了。相比之下,二战中日本那群所谓的“军国主义者”,看上去更像是一伙穷凶极恶的强盗小丑,靠投机和坑骗搞到了一个国家的权力罢了。

  普鲁士国王们对军事的热爱并不是个人爱好,他们通过许多措施,将尚武精神完完全全地注入到了整个民族的血液中。在此,我们不妨讲个具体例子:早期的德军制服袖口有一排铜扣,这排扣子一点用都没有,无端增加了一道繁琐的制衣工序,还增加了不少成本。既然坏处如此之多,那么为何还要做这样的设计呢?原来,腓特烈二世认为军队能够保持光鲜的仪容仪表,这对提高士气大有裨益;而他在视察部队时,总是发现士兵的袖口非常脏——士兵习惯用袖口擦汗,这极大地影响了军容。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腓特烈特意授意做了这个完全多余的设计。

二战结束后苏联为何非要弄死容克贵族?如果不这样就无法征服德国

  有了尚武的国家元首,有了尚武的民族文化,接下来便是为战争提供一些需要了。我们在文章开头提到,德国是依靠王朝战争崛起的。从1864年到1870年,从丹麦到奥地利,又从奥地利到法国,对手一个比一个强悍,德国却总能立于不败,有三样发明功不可没——铁路、总参谋部和后膛枪。铁路可以帮助普鲁士人快速调动军队,应付敌人的攻势做到轻松自如;总参谋部的出现令普鲁士军队作战计划周密而明确;武器革新带来的战力提升更不用说了,后膛枪让普鲁士官兵能够卧姿射击,拿着前膛枪的敌军便成了活靶子。就拿普奥战争来说,一场战斗中,仅一个上午,奥地利军队便损失了4600余人;整个战争,奥地利比普鲁士多出了整整一倍的伤亡。

  从日耳曼到普鲁士,从腓特烈大帝到俾斯麦,德国人一步一个脚印,在军国主义道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深。据统计,苏德战争初期,要在战场上歼灭1名德军士兵,苏军要付出10倍伤亡;在西线,要杀死1个德国兵,也至少有3名盟军士兵受伤或阵亡。若要寻求二战德军战斗力如此骇人的原因,蒙哥马利元帅的一番话大概能做个参考:“在英国,听到一个家族四代从军就已经十分了不起了,可是在德国,一个家族从20代人以前便开始为国效力,这都是十分常见的事情。”

  这是什么概念?若要换成咱们熟悉的概念,30年算一代人,一个家族从1419年便开始征战沙场了。那会儿,成祖朱棣还带着大明王师和蒙古人打得难解难分呢。蒙哥马利表示,大部分国家的军人是因为需要打仗才走上战场,德国人打仗则单纯是好战;德国人跟邻居几乎都打了个遍,还挑起了两次世界大战。

二战结束后苏联为何非要弄死容克贵族?如果不这样就无法征服德国

  若要从1701年建立普鲁士王国开始算起,在两百多年时间里,德国人还真没碰到几个让他们为难的对手,直到他们把刀子捅进了红色巨人邻居的肚子里,才发觉事情终于不再那么简单。对于德国的本质,苏联人看得清清楚楚。二战结束时,苏联便与美英等国达成共识,一定要瓦解德国容克贵族群体,彻底清洗掉流淌在德国人血管里的尚武精神;德国终于不再那么好战了,也有人哀叹:骄傲的德国人的脊梁就此被打断了。

  然而今天我们回头再看,二战已经结束半个多世纪了,战争结束时一贫如洗的德国虽然失去了军国主义,却用另一种方式实现了再一次崛起:德国又一次成了世界排名前十、欧洲经济第一的世界一流强国;联邦国防军比几十年前似乎差多了,但它仍被诸多专家认为是西欧大陆上最强大的武装力量。

分享到 :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