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胡惟庸?

如何评价胡惟庸?

  说到胡惟庸可能很多人不太认识,但是如果熟悉明朝的事情你就会发现这个人也还是很厉害的,他也是属于明朝的开过贡献系列的人,但是大家不知道知道不知道这个人其实在在刘伯温和朱元璋等人的眼里还是有着不一样的内涵的,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去评价胡惟庸这个人呢?下面就着这个问题一起来揭秘分析看看!

如何评价胡惟庸?

  胡惟庸政治上是小聪明、大糊涂。他和朱元璋像两个拳击手,他远不是朱元璋的对手,却自以为是和老朱上了擂台,自作孽、不可活,他是找死的节奏。

  一、胡惟庸是因为李善长为首的淮西集团和刘基领头的浙东集团内斗、李善长的举荐登上丞相之位的。

  诸位对下面这幅大明的漫画应该有印象:一个农妇模样的女人,一双大脚,怀揣一只大西瓜…对喽!这是文人幽了大明贤后马皇后一默!这告诉我们:皇上、皇后是淮西的,淮西集团占尽天时地利。

  事实如此,李善长被朱元璋引为第一功臣,洪武三年封韩国公,朱元璋就封了六个开国公爵,另五个牛人是徐达、常茂(代父常遇春领)、李文忠、冯胜、邓愈,文臣就老李一位!李善长官封丞相。

  如果把朱元璋比作刘邦,李善长相当于萧何,刘基相当于张良甚至还有韩信的一部分(战略上),他运等筹帷幄、决胜千里、算无遗策,而且还是厚黑学高手,元璋对他服之又惧之、防之,开国初被封诚意伯,年俸二百四十石,李善长四千石,是他的十几倍,刘基是言官之首御史中丞。洪武元年,刘基抓了犯法的李善长亲信李彬,要杀,李善长找刘基求情,刘基断然拒绝了,还报告老大朱元璋。老大下令处死。李善长以京城久不下雨为借口,说不宜杀人。刘基说:杀李彬,天必雨!李彬被杀,精通天文气象的刘基预报天气失败,李善长煽动很多人进攻刘基,刘基于当年八月,请假回老家。朱元璋曾对刘基的儿子说:满朝文武结党,你爸除外,我不会亏待他。刘基推荐杨宪顶他的职,着手反攻。杨宪不断收集李善长的把柄,不停地在老大处打小报告,开始老江湖朱头也明白其意,但时间一久,对李善长多有指责。十一月召回了刘基,委以重任。淮西集团被全面打压,眼看浙东集团就要大胜,李善长十分忧虑,他明白自己已成靶子,他现学刘基,找个代言人,这人威望不能高、要容易控制、还要很有能力,就这样老乡胡惟庸成了淮西集团的新领袖。

如何评价胡惟庸?

  二、胡惟庸打败了浙东集团、天下第一谋士刘基。

  刘基和朱元璋关于丞相李善长的交谈,决定了刘基的命运,刘基虽知凶险异常、还是因为直爽送了命。他认为心腹杨宪有才无量不行;汪广洋浅薄,不可以;当问到胡惟庸时,他说胡现是一头小牛,但将来会摆脱牛犁的束缚(神算);老朱出杀招了,那相位只有你担当了!刘基一时昏头:我知道自己可以,但我嫉恶如仇,皇上慢慢挑吧!“现在的这些人,在我看来没合适的。朱元璋和刘基拜拜了。

  洪武三年,刘基被老大赶回老家。浙东杨宪先被排挤,后被胡惟庸找借口杀掉。胡惟庸发扬将革命进行到底的精神,告刘基占据有王气的地,刘被扣除了退休金,刘毕竟是智慧人物,他毅然返京,结果洪武八年,胡惟庸奉老大之命探望,随身医生开药方,刘基病情日重一日,不久死了。到这时,胡惟庸好不得意!老胡糊涂呀!他眼睛被屁烫了,他不知是在朱元璋帮助下才打败了浙东集团、天下第一谋士刘基!

  三、得意忘形,他上了和天下第一厚黑高手、大权从不旁落的超级牛人朱元璋较量的拳击台。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用在胡惟庸身上恰如其分。他打垮刘基后,贪污受贿、排挤任何不服从他的人,甚至挑战老大皇权,私自截留下属奏章,官员升降、处决犯人,都自己做主,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洪武六年,挤走另一丞相汪广洋,独揽相权七年。

  比猴还精的老大朱元璋,打败了陈友谅、张士诚、王保保这些当世豪杰的人居然毫无反应。胡惟庸居然不明白欲擒故纵的道理。

如何评价胡惟庸?

  三、一错再错,老胡拉了一群文武大臣陪葬。

  胡惟庸的理论:要想不被朱老大杀掉,必须保证有足够的人和他站在一边,所谓法不责众,老朱总不能把大臣一网打尽。

  他先后拉到以下大臣:吉安侯陆仲亨、御史大夫陈宁、都督毛骧一批大臣,朝中遍布老胡眼线。老胡不是个容易满足的人,他还想拉拢李善长下水。

  李善长有两张免死铁券,老胡拼命巴结他,尽管免死铁券专用的,但善长不死,自己靠山不倒。李善长、汤和都是聪明人,又是老朱的老战友,知道老朱德性能力,不敢不肯下水。胡曲线救国,通过儿女亲家李善长亲弟李存义,成功把善长拉下水。

  老胡好不得意,满朝文武都是我的人,你老大能奈我何?老胡甚至连做老大的心都有!

  四、老胡集团轻轻地一推就倒了。

  胡丞相的公子在一次出游中出了交通事故,坠马死于路过的马车轮下。胡惟庸一怒之下,没走司法程序,直接干掉马车夫。朱老大得知后,让老胡解释此事,老胡讲了半天,朱老大就四个字:杀人偿命。说完飘然而出,老胡一脑门冷汗。洪武十二年十月,占城国(今越南中部)派使节来进贡,胡惟庸居然未上报老大,老大出面追责,胡惟庸和左都御史汪广洋把责任推给礼部,朱老大先查询到底是谁干的,问明后处死汪广洋,囚系了相关官员。

  死党御史中丞涂节见老胡不行了,他反戈一击,把胡的阴谋上报老大。

  元璋要睡觉,老涂送来了枕头。结果悲剧了!老朱姓朱的成了杀猪的,他下令立刻处死胡惟庸、陈宁和胡党重要成员,灭了三胡三族!

  告密的涂节和老胡同赴刑场。

  胡案连查几年,被杀者超过一万人。他也成了中国历史上最后一名丞相!

  老胡做法有点儿像朱棣的二儿子朱高煦造反,他侄子朱瞻基刚出手,他就递降书顺表,把造反当游戏,玩笑开大啦!

分享到 :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